新闻资讯
  •     酒业新闻
  •     集团资讯
  •     媒体报道
  •  
    ||  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 - 酒业新闻
    一个酿酒企业的前世今生
    发布时间:2021.01.20    新闻来源:湖北尧治河楚翁泉酒业有限公司   浏览次数:


     

    一个酿酒企业的前世今生


    早先,县城如豆,有烟囱三炷。河西,黄土厚积,立一炷培窑烧砖;河东一隅,有公路,有稀疏的人户,一炷用于排放水泥炉烟,一炷即是酒厂锅炉的室外构造。彼时,它们是县城工业优美的景象。

    通常地,它们确实离我们很远,我们多数流连于南关街和新街一带。那里有县府大院、公检法司、百货大楼、以及生产和生活资料公司,有长满瓦松和青苔的石板矮屋。酒厂那块,旧称“八里望”,其意从那里到真正的县城尚有八里,望一望而已;和“八里望”毗连的是“窑湾”,水泥厂就在那块。

    我在县城读书期间,纵是好奇,一次没去过酒厂和水泥厂——不过,这话得加上“专门”。从保南长途坐车上学,每次都会穿过两家厂子。两家厂子生产区和住宿区均东西分置,中间就是那条公路。说公路,而不是街道,在于从我们经常流连的一带若是游走过去,必定穿过广阔的农田,被四面合围的水肥气息熏晕。河西的砖厂倒是去过一次。老家烧砖,窑口很小,断无烟囱,柴烟贴了窑壁或穿过砖缝竞相而出,然后合为一体,就想这长相迥异的窑炉该是如何了得?怕是打定日后回家烧窑,当如法炮制呢。

    参加工作后,很长一段时间对酒厂仍是寥寥。不过,酒厂产出的那些“葫芦”、直筒、细颈玻璃瓶,倒是接触渐多,自购或是屌丝间的穷请。我所在的成人中专,就有一铁皮小屋,常年有两个青葱女娃儿值守,专卖酒品,即那些“葫芦”、直筒、细颈玻璃瓶。她们把货就存在我们学校,也和我们一起用校内厕所。不过,那时酒厂及酒品还没有“尧治河”的名号,厂叫“翁泉”酒厂,酒叫“翁泉”特曲、“翁泉”二曲,好像有一款叫“清溪”,还有一款叫“桂河春”;前两样分别为“葫芦”和直筒,后两样都是细颈玻璃瓶。

    那时,烟囱就是兴旺,就是效益,就是许多人牛皮纸袋里的工资。想必,我每月的数十元现版也浸透着“翁泉”的酒香,只是那时太过迟钝,在出纳一数一递里,是那样浑然不觉和理所当然。

    而且,一度,不止是我,还有许多的人,对“翁泉”有了怨言,起了怨恨,只因到手的不再是牛皮纸袋,直接是“葫芦”、直筒或玻璃瓶,甚至是塑料壶。“只有不吃饭,顿顿喝酒!”“整些死酒,搁都没地方!”类似之怨,不绝于耳。渐渐醒然,厂子已无钱纳税,只得以物作抵,财政也就以酒抵薪了。一只奶羊,乳房再是丰满,你能铆起挤它多久?

    庶几,“翁泉”渐微,校门口不远处的小屋不见了,其他各处也不见了。顺理成章,席桌上那样字号的酒也不见了。可见的,是比牛毛还多的外地货。

    有专家说,置于死地而后生,让一些个企业改属鸟,自己野地找食,而不让它再属鸡,天天喂食,就一定能活,还一定能火。此话硬核,却不全面,那时的企业背负很重,不少是挤死的,而非喂死。三个烟囱之一的县属重点企业——酒厂,真就改属鸟了,扑楞着要自己找食吃了,要凤凰涅槃了,死而后生了,“尧治河”就成了它新的名号。

    这时,我已离开学校,在那个大院晃荡数年,有机会第一次真正走进酒厂。就看到那些酒窑,那些酒罐,那些不知其用的设施设备。只是,厂区清冷,人影稀少。这也难怪,某大员驾临,就为解贫纾困,我只是随从而已。幸好,最终的“报告”落于拙手,未敢有半点马虎。

    这次,除了知道尧治河这个大股东,还知道了老总叶寿江先生也如何了得。我曾与其同住一个院子,且都是租客,想必眼下叶总早已别墅住厌,正念着当年租屋的小巧,抑或乡下祖屋的古旧。嘻,玩笑一下。

    再后来,厂子就迁到新址,那地块、那楼宇,怎一个壮观了得!还有,那酒罐、那车间,又怎一个震撼叹尽!落成之前,就到过一次,著名油画家刘仲杰先生受邀,为厂子打样浮雕,奉敕审稿,实为装佯,那满目勃兴气象就令我吃惊。

    时代的风雨会在每人身上刻下印痕,何况一个殊有来历、皮实经摔的企业。这就是我——一个既满怀情感、又保有距离的人,对那样一个对象的感触。这让我不禁想到,若干年前,我和孙开林书记曾有过的嘴炮。我让他把酒度数搞低,口感搞甜,好入口,肯下肚,自然喝得多,一准销量骤增。他直笑,骂我“瞎什么说”。那时,禁令未出,公务接待即是拼酒,都说“喝坏啥啥喝坏胃,喝得老婆背对背。”“瞎什么说”显糙,却是一种操守的霸气表露,而这操守已深植这样一个酿酒企业的每一寸肌骨。

    如今,县城长个,三炷烟囱早已无迹。而我,又搬家一次,所在就是河西那炷烟囱旧址。阳台向南,骋目可见一抹山脊,薄岚青黛之下,就是那个蒸汽氤氲、香气弥漫的所在;而小区门口,有铺面开张,所售货品成垛成码,却仅此一种,总让我想起最早的那爿铁皮小屋,以及忙碌其中的身影。


    【 本文载《文学教育》2021年第1期中旬号 】

     
    Copyright © 2010-2021  湖北尧治河楚翁泉酒业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  地址(ADD):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城关镇发展路1号  联系电话(TEL):0710-5832999
    传真(FAX):0710-5833153    官方网站(WEB):http://www.yzh9.cn  电子邮箱(E-mail):xfaf@qq.com  ICP备案:3591919
    在线咨询